成本仅几元一盒的假冒保健品,几经倒手,最终售价达到几百元一盒。正是在这样的黑色利益链条下,90后女生张扬(化名)仅凭几部手机、一台电脑,就制造出令人惊奇的“暴富神话”。

在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打假特战队的数据支撑下,西安市公安局食品药品犯罪侦查支队出动警力40多人次,历时8个月,往返1.3万公里,横跨三省,成功破获了这起“6·12”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

网购人举报,牵出一个重大线索

消费者杨某是该保健品的老客户,之前常从正规药店购买该产品。这一次,通过微信,他联系到了一名售卖此产品的销售人员。没想到,网购回来的产品,消费者和家人服用后,相继出现呕吐、腹泄、腹痛、肠胃痉挛等不适反应。杨某立即联系了厂家进行投诉。

专案组迅速成立,侦查旋即展开。然而,经过摸排发现:嫌疑人的进货渠道来自网络,仅使用一个微信号码联系。同时,假货源头全部来自外省,多种侦查手段并无突破。嫌疑人还特意用软件对相关信息进行了伪装。一时间,侦查陷入僵局。

行踪飘忽,与警方玩起“猫鼠游戏”

专案组在县城里展开暗中搜索,然而,踪迹始终未现。一筹莫展之际,又有新的线索显现:通过网络,张扬购买了一些汽车用品,这些座垫、钥匙壳、车载香水等商品,均是为高档豪车配备。

这是一处老式单元楼,底商通街的卷闸门一直关着,从小区内出入楼门的防盗门望进去,目标房门紧锁。这里是嫌疑人住的住处,还是经营场所?专案组决定,按兵不动。

与此同时,更多的有效信息在专案组汇聚:根据张扬经常联系的对象和交易信息分析,其进货来源基本锁定在千里之外的江西省抚州市。

此时的江西省抚州市,另一组民警也已展开行动。张扬的进货上线——方林(化名)是此次行动的摸排目标。根据已掌握的方林身份信息及发货物流单信息,一处快递物流点进入侦查人员的视线。

整整一个星期,快递物流点都是白天揽货,每晚六七时,再把货物拉往县城的集散点,统一发走。每天都会从快递物流点送走的一些黄色包装箱,引起了侦查人员注意。这些箱子没有任何标识,但有时一天能有几十件。

这些假货,是别人从快递点发出,还是本身就出自快递物流点?侦查人员终于等到了机会:这天,二楼窗帘意外没有拉严,屋里又开着灯,有人正在叠装假冒的某知名保健品外包装盒。

2017年2月28日中午,专案组双线“收网”,两地嫌疑人同时归案。

逃避线上打击,店铺伪装交易

2014年,方林就通过淘宝店铺,开始销售假冒保健品。他先后在淘宝开设4家网店,但由于售假,店铺曾被淘宝平台处理。为此,方林将店铺里的宝贝图文进行了伪装,用“邮费专拍”“老客户专拍”等作为宝贝名,以逃避打击。直至最终,他的店铺被淘宝平台彻底关闭清除。

也就是这时,张扬搜索到了方林经营的淘宝店铺,购进假冒某知名保健品和盐藻产品后,以“北京宏远药品招商公司”的名义,再加上自己联系到货源的两种药品——葛洪桂龙药膏、王麻子天麻追风膏,在同样没有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加价向外销售。

对于这些假货,张扬心知肚明——“因为有客户反映货有问题,说外包装和原包装有色差,有的胶囊里没有填充面。”即使如此,张扬依然为这些假货配备了一式三联、加盖“公章”的出库单。这些白、黄、红色的三联出库单,都是由张扬自己

<p class="text" style="margin-top:0px;margin-bottom:28px;padding:0px;font-family:"white-space:normal;background-color:#FFFFFF;text-indent:2em;"> (中国青年报 孙海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