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多年前父亲病逝,在外地退休的王阿姨便回沪与母亲相依为命,母女一起住在因动迁调配得来的一套房子。老母瘫痪在床后,王阿姨一直在床边端茶递水侍奉。王母临终时曾对王阿姨弟弟说,把房子给无子女的姐姐住到终老。然而王母离世后不久的一天晚上,弟媳找了人到王阿姨住处吵嚷,要她赶快搬出。王阿姨受了惊吓,打“110”报警。民警和居委会干部赶到现场,平息了吵嚷。然而,一场围绕居住权的风波尚未平息。

  弟弟买下动迁房产权

  王阿姨说,当初因看到弟弟一家反对,为避免家庭矛盾,自己退休回沪时未将户口迁回娘家。娘家房子动迁后,弟弟出钱买下产权,并在产权证上写了他儿子的名字。但自己照料老母10多年,老母曾有遗言让自己继续居住这套房子。原本以为弟弟能念着同胞手足情,也念着母亲临终遗言,让自己住到终老,怎么老母一死,就要赶我这个孤老走了呢?

  为了这套房子,此时王阿姨弟媳已在闹离婚。王阿姨弟弟不堪其扰,也将矛头指向自己的姐姐,认为自己的生活都给姐姐破坏了。姐姐没有房产权没有户口,却一直赖在自己买下的房子里,于法无据。这套房子要给儿子结婚使用,姐姐一定得搬走。

  姐姐要求补偿10万元

  居委会调解人员很清楚王母房产的变动过程,也了解到王母生前有着重男轻女的老思想。在王阿姨弟弟出钱买下王母动迁房产权、并把儿子名字写上产权证时,王母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居委会干部多次劝说弟弟,请弟弟让姐姐继续住下去,但弟弟根本不同意。王阿姨心也凉了,她最后提出,要弟弟补偿她10万元。

  弟弟先是要把补偿压到3万元,声称自己家里也有困难。眼看两人碰不拢,居委会发话了:若姐姐当初按照国家政策将户口迁进娘家,弟弟现在要付给姐姐远远不止10万元。而且姐姐照顾母亲多年,让弟弟得以专心工作,此种亲情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弟弟拿出的补偿,实际上也是“亲情补贴”。但姐姐若要打官司,不但耗时耗力,而且难度甚大,不利于姐弟矛盾解决。

  经过居委会干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调解,姐弟最终达成了“亲情补贴”5万元的协议。

  【司法常识】

  《继承法》第17条第5项规定:“遗嘱人在危急情况下,可以立口头遗嘱。口头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危急情况解除后,遗嘱人能够用书面或者录音形式立遗嘱的,所立的口头遗嘱无效。 ”本案中,王母临终口头表示要让王阿姨居住到终老,法律上存在两个瑕疵:一是王母已同意将房屋产权所有人登记为其孙子,因此自己已丧失所有权,无权再对该房有任何处分。二是即使王母对该房有所有权,但其口头遗嘱的方式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要件,其效力很难得到认定。遗嘱的订立,可请教专业人士,严格遵照《继承法》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