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报记者张之花佟继萍

  上海中原研究咨询部总监宋会雍表示,新的《上海市居住房屋租赁管理办法》本着发展、规范的原则,尽可能贴近市场发展现状,不过其中仍有需要完善的地方。

  比如,租赁登记备案缺少鼓励因素。目前租赁双方特别是出租方都对此没有足够动力去执行。出租方对申报备案抱着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而且申报备案之后就涉及到了纳税问题。现行体制的遏制效用依然强过鼓励,意见稿对此并没有更明确和进一步的人性优化。对中介自身来说,对于登记报备工作不会有太多抗性,但仍需业主配合。

  “用强制加罚款的举措,虽然会有一定的震慑效果,但不排除一些物业,特别是高端物业,仍可能无视这一条款。税后服务与税费征收工作对等推进,是说服业主主动配合租赁管理的重要一环。 ”

  21世纪不动产上海锐丰法务总监尹新民也认为,作为租赁合同的法律主体,承租者和房东有义务按规定进行备案登记,中介方也有义务配合双方完成备案登记,但非合同主体的中介方无法替代承租者和房东做出备案登记行为。因此,若有承租者和房东不配合进行备案登记之时,将相应处罚放到中介方就显得不合理。此外,《办法》中对备案登记的费用承担未作明确规定,可能在执行中会产生争执。

  此外,对于小区物业不得作为“集体宿舍”问题,尹新民认为除了“堵”,政府还应该推出一定的解决渠道引导企业尤其是劳动密集型企业缓解这一矛盾。